央行副行长朱鹤新接任中信集团党委书记 有23年

央行副行长朱鹤新接任中信集团党委书记 有23年

时间:2020-03-21 10:5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2020年3月20日,中信集团官宣:朱鹤新同志任中信集团党委书记,常振明同志不再担任中信集团党委书记。

据了解,朱鹤新从1993年起就开始进入银行体系工作,这一干就是23年,积累了丰富的银行体系工作经验。朱鹤新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之一是在2016年6月,他离开金融系统,出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、党组成员。两年后,朱鹤新被任命为央行副行长。

图片来源:中信集团官网

供职于银行体系长达23年

朱鹤新生于1968年3月,199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系经济信息管理系统专业毕业,大学学历,工学学士,高级经济师。1991年8月,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后,朱鹤新曾在江苏省南通市第一印染厂工作过22个月。1993年6月,朱鹤新进入交通银行工作,开启了银行体系的职业生涯。

在交通银行南通分行任职的八年时间内,朱鹤新从国外业务部存汇会计科会计、副科长、科长,最终做到了南通分行副行长、党委委员的位置。期间,朱鹤新主要是在国外业务部工作,并长期兼任国外业务部经理一职。2001年11月,朱鹤新在交通银行的职位从南通分行副行长、党委委员变更为苏州分行副行长、党委副书记。此后十年,朱鹤新先后在交通银行江苏省苏州分行、南京分行任职,担任分行行长、党委书记,一直做到江苏省分行行长、党委书记。

2010年2月,朱鹤新来到了北京,一待就是六年。在京的六年时间里,他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两次转折。刚刚来到北京,朱鹤新仍然就职于交通银行,从交通银行公司业务总监、公司机构业务部总经理兼北京管理部常务副总裁,一路升迁至交通银行副行长、党委委员兼北京管理部总裁。2015年3月,朱鹤新离开工作22年的交通银行,出任中国银行副行长、党委委员,四个月后出任中国银行执行董事、副行长、党委委员,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。

不过,朱鹤新在中国银行任职15个月后,就又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个转折点。2016年6月,朱鹤新离开金融系统,出任四川省政府副省长、党组成员。

两年后,朱鹤新再度回京,被国务院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。在银行体系工作的23年,为他积累了丰富的金融工作经验。一位中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评价朱鹤新“非常务实、善于统筹协调”。

就任四川省副省长时曾喊话金融界大佬“来川投资”

2016年6月至2018年7月,朱鹤新就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、党组成员。在任期间,朱鹤新对四川资本市场发展、企业改革等问题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。

培育一批挂牌上市和并购重组后备资源。2016年9月27日,朱鹤新在四川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高层研讨会上指出,四川省级部门要共同推动企业挂牌上市和并购重组,培育一批挂牌上市和并购重组后备资源。一方面,希望证监会和沪、深交易所一如既往地支持四川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,对四川企业改制上市和并购重组给予更多支持”;另一方面,要求四川上市公司充分发挥主体能动作用,用好用活并购重组,提升行业集中度,增强竞争力。

喊话金融界大佬“看在回报率的份上,你应该来四川投资”。2016年12月11日,朱鹤新表示,“四川全省金融实现增加值超过2000亿,占GDP比重7%以上,而且我们的金融资产总值已经跨过8万亿的台阶,所以说来四川投资,跟我们对接金融资产是有其深刻的合理性,所以每次见到银行业的同事我都会问,你不是冲着我们的客户群来的?我们有400多万个企业客户,你不来你会后悔的。”同时,他还对金融业同仁发出邀请,“如果你愿意来我们四川投资的话,我建议你到天府新区去看一看,那里是我们金融和人才的有机融合,资本在四川,在我们西部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地方,一定会找到回报你的地方。”

为企业改制提“三点建议”。2017年6月26日,朱鹤新在“2017年四川省规模以上企业规范化公司制改制动员培训会”上对推动企业改革提出了三点建议:第一,统筹联动,政府要大力推动。各市州政府要对本地规上企业规范化改制工作负主体责任。第二,重心下沉,中介机构要做好服务。第三,认识到位,企业要主动作为。四川省中小微企业要认真研究政策,实现人员、财务、资产、机构、业务五方面独立”的基本标准。

打造一批市值千亿级上市公司。2017年8月1日,朱鹤新在“四川省2017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培训会”上表示,并购重组是企业发展壮大的不二法门,上市公司只有通过并购重组,才能提高质量,修复资产负债表,从而做大做强。提高国民证券化率要从并购重组上做文章、下功夫,需要政府、机构、企业多管齐下,共同发力。他希望到2020年,四川能形成一批行业龙头“巨无霸”企业,打造一批市值千亿、五百亿级上市公司。

就任央行副行长:完善征信管理制度体系,一定要法律先行

2018年8月21日,朱鹤新履新央行副行长后首度亮相。他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,此前服务实体经济以及小微企业的措施等相关政策已有序落实,下一阶段,人民银行将提高政策的前瞻性、灵活性、有效性,全力做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相关工作。

金融机构要俯下身子搞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。2018年11月2日,朱鹤新在“北京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推进会”上表示,民营和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。金融部门需要针对小微企业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需求,更好提供针对性的金融服务。金融机构需要遵循财务可持续原则,在实现收益覆盖成本和风险的同时,转变经营观念,俯下身子搞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。

打通货币政策传导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最关键的一环就是怎么进一步发挥金融机构的作用。2019年1月15日,朱鹤新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因为金融机构直接面向服务对象,包括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和其他的服务对象。怎么对金融机构建立正向的激励机制,使其主动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。目前人民银行正会同有关部门加快打通环节,提高效率,要解决好金融机构传导过程中的流动性、资金成本、资本、风险防范等问题。

完善征信管理制度体系,一定要法律先行。2019年6月14日,朱鹤新在国务院吹风会上表示,人民银行始终坚持将信息主体的权益保护作为征信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他认为,要完善征信管理制度体系,一定要法律先行,切实维护信息主体的合法权益。同时,还要严厉打击侵犯信息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,加大惩处力度形成的有效震慑。此外,要持续加大征信宣传教育力度,人民银行积极开展征信宣传教育工作,不断提升公众对征信的了解程度,不轻信征信洗白、不良信息铲单等网络骗局,懂得利用各种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